扫一扫关注我们获取最新动态

  • 公众号
  • 微博
财智资讯
中国银行美国总部乔迁说明了一个大问题
发布时间:2016-05-05

2016-05-05 08:49:25 来源:和讯网 

  安邦咨询授权和讯网智库发布

  中国银行(601988,股吧)即将把美国总部迁入纽约曼哈顿中心一幢137米高的新楼,中国银行于2014年斥资6亿美元买下了这幢大楼。在全球经济低迷的背景下,中国银行的乔迁显得颇有些“扎眼”。这不仅反映出该行在美国的业务发展,也是近年来中资银行业务在国际市场快速扩张的一个标志。

  近年来,中资银行纷纷将国际化纳入其发展战略中,相关进程明显加快。一方面,随着国家推进“双向开放”和“一带一路”战略的实施,中资银行需要填补海外信贷空缺;另一方面,受国内息差收窄以及不良贷款持续增加拖累,利润微增已成普遍趋势,众多上市银行的净利接近“零”增长,迫切需要增加海外业务来弥补损失。数据显示,2016年一季度,工行净利润同比增长0.7%,建行增长1.41%,农行增长0.46%,中行增长1.81%。而这还是各家银行在普遍下调了拨备覆盖率的情况下争取到的结果。

  与境内业务利润增长快速放缓相反,银行境外业务的利润增速却能保持两位数增长,这是中资银行加快海外布局、扩大海外业务规模和资产规模的重要动力。2015年6月末,建行海外和子公司利息收入135.08亿元,同比增加42%;工行境外利息收入143.7亿元,同比增加17%,境外机构税前利润17.06亿元,同比增长13%;中行海外机构实现税前利润46.52亿美元,占集团税前利润更是高达22.91%。

  但需要看到,内资银行的国际化程度仍显偏低。截至2015年6月末,五大行境外业务整体占比不足10%,国际化程度最高的中国银行的占比也不到30%。在业务多元化方面,大部分业务主要依赖中国企业的国际化扩张和投资,提供传统的贸易融资和贷款服务,并开展了少量参股、并购业务。在地域结构上,我国银行业境外机构的覆盖面仅为50多个国家和地区,“一带一路”地区的机构布局则相对滞后,在第三世界国家和新兴经济体的覆盖面和影响力还非常小。

  安邦咨询(ANBOUND)研究团队认为,“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基础设施需求巨大,不仅有大量中长期投融资需求,给内资银行带来重大机遇,还将大幅提升人民币在海外使用的依赖性,中资银行在人民币产品设计和人民币清算结算业务方面的优势明显,未来还可以积累大量商业管道和资源。因此,中资银行应积极拓展对沿线国家业务网络,并对交通、核电等重点业务板块提供金融服务支持。对于利润增长明显放缓的国内银行业来说,这无疑是一个重要发展机会。事实上,一些大行已经开始加大在这些国家和地区的布局,例如工行于2015年收购土耳其Tekstil银行、建行于2014年收购巴西BIC银行;交行于2015年收购巴西BBM银行等。此外,工行仅仅在2015年就为170个走出去项目累计贷款427亿美元。

  另一方面,我们认为中资银行也应比以往更加重视欧美市场的作用和地位。这些地区是世界老牌金融中心,聚集了众多金融资源,金融管理体系、金融工具、各类相关信息、金融网络等都十分成熟和发达,内资银行业应该积极利用这些已有的金融成果来提升自身的业务能力和管理水平,开拓自身发展的新道路,逐步提升我国商业银行在海外市场的竞争力。

  在这方面,中资银行在美国市场的发展比较有代表性。2008年经济危机以来,随着在美经营的外资银行受到更严格的管控,一些外资银行决定离开美国,因为从监管角度看,成本太过高昂,根据美联储统计,2015年外资银行的美国资产总额同比减少了7%。但中资银行却反其道而行之,2010年以来,它们在美国的资产总额每年都在快速增长。截至2015年末,中资银行在美国持有的资产规模为1300亿美元左右,大大高于2010年的173亿美元。

  以中国银行为例,其美国资产在2014年越过了500亿美元的门槛,去年更是增至780亿美元;它在美国除了拓展向中资公司发放贷款这一核心业务之外,也力争在利润丰厚的领域展开竞争,例如企业融资、大宗商品对冲以及商业房地产贷款等领域。诸如Visa Inc.、Diamond Offshore Drilling Inc和衍生品交易所持有者芝加哥商业交易所等美国蓝筹公司,都是中国银行的放贷客户。对中国银行来说,美国业务是其最盈利的部门之一。

  要指出的是,发达国家监管体系复杂,随着中资银行海外业务范围不断扩大,如何有效管理监管合规风险正成为一个越来越重要的课题。以美国为例,业内人士介绍,它分联邦与州两个层次,不同的营业性质也要面对不同的监管。美国子行的零售业务主要由OCC(货币监理署)、FDIC(联邦存款保险公司)监管,证券经纪业务方面,要接受来自SEC(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和FINRA(金融行业监管局)的监管,中资银行在美国要接受七八个不同部门的监管,要求也各不相同。至于反洗钱,更是外国监管机构的重点工作。可以说,合规是中资银行的首要任务,这方面还有很多制度建设和人才储备的工作要完成。

  受息差收窄以及国内不良贷款持续增加拖累,中资银行有更大动力增加海外业务。但内资银行的国际化程度仍显偏低,未来应加强“一带一路”沿线地区和欧美地区的业务。  想了解更多精彩文章,点击中国著名智库公众号